清忆

你们想不想看陵策肉啊🌚
等我写完再说🌚

铠约/陵策 长城小分队日常

“花哥早啊!师父呢?”玄策见自家师父不在便问队长“你师父呀?不知道啊”“那师父呢?”找不到师父的玄策表示委屈,“我都说了!玄策他还小,肉和蔬菜都要吃!阿铠你听了没有?还有把你的手拿开”铠表示趁自家媳妇讲道理的时候在吃几口豆腐也不错,苏烈在一旁无比感叹“年轻就是好啊”(苏烈烈不要怕~金金来陪你~)划掉/“内什么,玄策你师父应该就在附近,要不你随便勾一下?”“嗯!听花哥的!”拿起自己的飞镰在空中随便勾了几下“呃!疼疼疼疼疼,不削弟子!敢勾你师父了?‘惩罚’太轻了?”“不不不!不轻,师父玄策保证以后都听师父话的!”“那这次也是要罚你的”以一个飞快的速度抱起自家的红毛小狼崽子走了“约约先把枪放下!你还有我啊!”“去他丫的兰陵王!敢当着我面勾搭我弟弟!给我等着!”花哥表示去他丫的后宫,眼睛要瞎了好不好。。还有铠你要是真想劝守约把枪放下的话你怎么还捏着他尾巴啊?
       (最近就是喜欢蹲冷门cp哈哈哈)

偶尔画一会
字丑。人形可能不像。但真的是亮亮
别介意
下次写写糖

哈哈哈秀一波(别打我)
对面也有个守约,场面十分尴尬
开始铠叫我时对面守约应了一声
各种尴尬。。

邦良 虐

邦良 你们这么开心不如来点虐 “子房!你说,七夕该送什么给喜欢的人呢?”“这……良不知,就送君主觉得他会喜欢就行了……”为什么?明明知道我喜欢你而你和将军……还要来问良呢?真是讽刺啊……就因为我很像他吗?【张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自嘲的笑了】转过身向回走。 夜里,张良被安排在刘邦的隔壁房间,将军的喘息声他听得清清楚楚,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。【抵住自己的胸口】“没事的……”这时,一道黑影闯了进来。“谁?!”他很慌,也不记得自己有惹过什么人“来取你命的人。”虽然他试着反抗,但是也不过是个身材瘦小的军师罢了。很快,他动弹不得,“哐当!”听到到门被打开,张良下意识的喊出救命,但是当他看清来人时,他却已经被那刺客在背后捅了一刀,【意识开始模糊】“你还是来了,说吧,要是这次不是他在重言是不是就死了?”啊……我只是一个替身啊…果然呢…【用力捂住伤口以防失血过多】“君主…唔!…”“你先待着等我处理了他再说”“良……知道了…”“现在由不得你们说话了”【那刺客又对着伤口刺了几刀】“呜!!!”张良浑身已是鲜血淋漓,被刺客拐在臂弯里半死不活。“谁跟你说我要来杀韩信的,我的目标一直是你们国家的军师而已。”“那这么说?!”“这么一个优秀的军师竟然喜欢你?真是可惜了,不过你也抓不住我。”“那你为什么一直刺杀重言?!”“你们的混乱关系可是连外界都一清二楚,而且张良的大名我也清楚要,是助你的话不知道有多少国家要亡呢。”“你!子房!”“君主啊……良…可能不能陪……你了…呃…和重言将军……活下去。吧……”【好累啊……已经不行了,是啊……我算什么呢?一个替代品罢了……终,闭眼……】那刺客却笑了“后悔吗?”刘邦也在张良闭上眼睛那一刻感到了绝望甚至落下泪水,不是因为国家,也不是因为韩信,而是……自己真正的爱人。而…他却离开了……因为自己的一时糊涂——忘了他的生命。。
      ( 因为在一个群里自家君主给了我一顶帽子……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)

信白文(虐后续he)

        “狐狸!”即使是咽下最后一口气嘴角仍然带着微笑。死在自己喜欢的人的枪下,总比被其他人刺杀的好吧?如果说,死之前眼中还是有着一丝希望的话,那么现在完全是绝望了。“白龙你找你的凤白去啊!在这守着一个你自己亲手杀死的人干嘛?狐狸尽全力封住了凤白,你却趁他虚弱来报复。呵,喜欢狐狸的人多了去,他为什么只看中了你!?你就没有想想吗?”“我……”龙信无法回答“把狐狸给我……”“你要做什么?”“总之比你这个一而再再而三伤害他的人好。我会想办法让他活的。”街霸信抱起狐白走了…… 二十年后……“狐狸啊!你等等我,喂!”“狐狸最近的状态不错。”“那当然,不看看是谁养的!”街霸信的鼻子都快翘到天上了,“行了,幸好去求了太乙”“得得得,不提也罢,狐狸回来就行”二十年中,两信带着狐白去找了太乙真人放大,狐狸化为原型重新修炼暂时失忆。“那等狐狸想起来后你打算怎么解释?”“等看时候吧。”语毕,龙信抱起狐白揉揉毛,小狐狸也蹭蹭龙信的脸。千年恩怨化在这爱恨情仇里。 (by清忆)

云亮逗比系列
不喜勿喷

今天的一局匹配……
尴尬

之前的信白R18好像被删了

气死,现在丢个外链
https://m.weibo.cn/6267353608/4141094088514171
不蓝见评论区

信白R18
一辆假车
慎人(党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