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忆

首吹亮亮,吸亮狂魔,主cp云亮ky可以绕道

忘羡除妖,先来一把狗粮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汪叽醉酒注意。
       “我说含光君,你就不会饿的吗?你看你在这船上坐了半天也不理我一下,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没偷摘莲蓬哦!”魏无羡趴在一只小舟上,眼睛直直地盯着水中碧绿如玉般的莲蓬,就差口水都留下来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走。” “嗯?蓝湛你终于肯理我啦?你说走,去哪呀?” “那。”蓝忘机抬手指向了一家小旅馆,这家旅馆非常朴素,不像其他的旅馆或是酒店那么华丽,反而有些丧气,客人更是三三两两。

      “嗯?蓝湛,你来这家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魏无羡心道“蓝湛怎么可能会选这么脏的一家呢?” “这里出过事。”蓝忘机面不改色地走进小旅馆内,他环顾了一下四周,最后向着魏无羡道“如何?”“嗯…唔…蓝湛呀,我都快饿死了你还让我做这做那,你就不怕我在你眼前活活晕倒吗?”说完,他干脆就直接趴在桌子上晃来晃去了。

       “二位客官,请问需要来点什么?”前来询问的是一位中年女人,她戴着面纱,脸上明显的长着老人斑和皱纹,说话的声音却异常清脆,就好像一个妙龄小姑娘的声音一样悦耳,但越是动听魏无羡和蓝忘机就越是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  “老板,你们这有天子笑吗?”

       不过,如果魏无羡现在有空能在意这事,他也就不会说自己快饿死了。

     “有的有的。请问二位要几坛?”“不多不多,两坛就行!”

    “可……可你身旁的这位公子进来时就已经付了五坛的钱了啊,这……”老板娘明显有些搞不明白。

    “哈哈哈哈!蓝湛?蓝忘机?含光君?二哒哒?你怎么这么懂我啊?哈哈哈……”不知是不是魏无羡的错觉,那老板娘听见含光君这个名号时,给他们倒茶水的动作似乎顿了顿。

     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  笑了许久,魏无羡揉了揉笑出眼泪的眼睛,看着蓝忘机隐隐泛红的耳根,终于停止了笑声。“那老板,就来五坛吧!顺便来点小菜。”

      魏无羡对老板娘吩咐玩又转过头跟蓝忘机聊天“蓝二哥哥你可真厉害,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付的钱。不过,五坛是多了点,我要是喝不完你可得喝哦!”“嗯。”蓝忘机看着他耍完无赖,突然秀气的眉头一皱:

     “魏婴,”

    “嗯?怎么了?”听见蓝忘机突然叫自己,魏无羡的第一反应就是出事了。“附近的邪气很重,你——”

    “啊啊啊啊——!”蓝忘机话还没说完便被一声从二楼传来的凄厉的叫喊声打断了,二人当即起身向二楼走去。

      谁知,一双手去同时抓住了他们的衣袖。

     “!”

      蓝忘机反应最快,魏无羡一回头就看见从桌底钻出来一个小孩,这小孩很瘦,近乎皮包骨头,身上也很脏,个子却挺高,不知躲在桌子下是不是很累。

     “小朋友,你先放手好不好?哥哥们正要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呢!”魏无羡对哄小孩已经是张口就来,这个孩子张了张嘴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“蓝湛,他是不是被人点了穴?”蓝忘机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点了点头。魏无羡见他点了头,便俯身仔细打量这个孩子,“小朋友,大哥哥现在问你问题啊,如果是,你就点点头,如果不是,就摇头,好吗?听话就给你桂花糕吃哦!”

        那小孩点了下头示意可以。

      “那么我问你哦,你很害怕这家旅店里的某个东西?”那小孩点了点头,“你认识这个老板娘?”他张了张嘴,却什么也没说,然后点了下头,“二楼发生的事你之前看到了,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吗?”这次,他摇了摇头,

       “五月,”

      “什么?”蓝忘机也终于说了一句话,但魏无羡很不解,“他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 魏无羡又转身问被蓝忘机称作“五月”的孩子“你的名字是五月吗?”那小孩听见这个名字,先是顿了下,然后飞快地钻回桌底。

      “哎呀,二位客官在跟谁说话呢?”

       原来是老板娘端菜来了,“没说什么,我们俩正在思考楼上是不是有人受伤了,有几滴血都漏下来了呢!”魏无羡仍是一脸笑嘻嘻。“哈哈,可能是有人不小心被伤着了,我这就上去看看哈。二位公子的天子笑,慢用。”见她语气已不像之前那么和气,还在努力扯话题,魏无羡也就顺着应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 待老板娘上去后,魏无羡放下手中的酒杯,看向桌底。谁知,那小孩竟消失无踪了。

      “晚上查。”蓝忘机道。

      “好呀,二哥哥说的都对!那天天就……”魏无羡满脸老奸巨猾。

       蓝忘机扫了他一眼:“改日再算。”

      “噗——!蓝湛你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啊!亏我还以为含光君为人宽容大度、清正廉洁、风度翩翩呢!连我一个弱小无力、丰神俊朗的良家好少年都不放过!”听了蓝忘机这话,魏无羡把嘴里的酒都喷出来了,

      “天天不算。”蓝忘机耳根早已红透了。

     “那就是其他都可以咯?”

     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 “那行!”魏无羡举起一只酒杯往里面倒酒,“你刚刚说如果我喝不完,你也得喝的!这总算吧!”

      蓝忘机看着酒,皱了皱眉头,又举起酒杯一口气喝了下去。“蓝湛我们先去客房吧!”魏无羡一脸阴谋得逞的样子,见蓝忘机不回应,便叫住了老板娘“老板娘!我看他实在太累了,我们就先去客房咯!”说罢,他还朝着老板娘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  魏无羡心道“趁着蓝湛还算清醒,赶紧带去客房吧。”

      (下篇就是汪叽醉酒降妖除魔了,你没见过的风骚与护妻。。。/阔怕/dog脸,展子出羡羡吹笛子你们听吗?😂)

杰佣/一脚刹车
很开心???🌚

云亮校园par了解一下
好久不见来炸个尸
(这个人可不要脸了)
无脑甜文巨ooc

失踪人口诈尸了!
突然惊悚/
以后看看能不能发个链接试试

不知道是啥?
和朋友一起画的百合漫/被逼的
无奈?
攻:秦晓羽【扎着低马尾的那个】受:李凌雪【长发的那个】其他没想好。

【雷安】晴空 甜饼

      “漫无目的地游荡在校园,我的人生枯燥无味。”

      净是些无聊的人配着无聊的事,雷狮拒绝了眼前女生的告白“我说过了,我对你不感兴趣。”那女生被他的话惹哭了,然而矫揉造作的样子并没有引起他的心疼反而让雷狮感到恶心,他非常厌恶这些人,于是他转过身,一个人特殊的人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:安迷修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是他在这所学校中唯一一个敢于他作对的人。同样的校服在不同的人的身上也能展现出不同的风格,就好像他对那女生和安迷修的态度一样。

      他们俩的相遇,像是运气,又更像是命中注定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  雷狮现在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安迷修,就好像当年的安迷修俯身看着雷狮一样。只不过,早已骨节分明的他们,也褪去了那时的年幼无知。

      一阵微风吹起,身旁的樱花树摇了摇枝干,落下无数的花瓣。“老师正在找你。”安迷修说。“我知道。”他回道。

     那女生停止了哭泣,静静地看着雷狮和安迷修,不知是不是错觉,她似乎觉得每当他们站在一起时,总有一种外人无法介入的感觉。

     于是,她识相地走了。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后雷狮和安迷修在做什么,她只是感到害怕。

    “想要你成为我的东西,这样,我能好好的保存起来。”

    没有人知道雷狮和安迷修是什么关系,也从来没有人敢问。

    
     雷狮就好像一瓶红酒,醇厚而又难以深入,初尝苦涩不堪,而逐渐品味,却又能尝出丝丝甜气。

     安迷修的身上总会有一股柠檬水的香味,而这,正是雷狮最喜欢的,不像女生的香水和化妆品那么浓重,只是淡淡的。

     因此,雷狮便经常从身后抱住安迷修,接着趴在他的后劲处,像平常一样呼吸,甚至于直接睡着,安迷修也就任由着他。

     “遇见了你,我的人生又一次充满了色彩。”

      学校节日庆典时,雷狮被点上台选择一个人向她(她)唱一首情歌然后再表白。

      毫无疑问,这个题目来自学校鼎鼎有名的星月魔女——凯莉。

       当他唱完了歌,他大喊了一声“老子喜欢你,安迷修!”这句话震惊住了所有人,包括安迷修。

       “过会来天台找我。”雷狮静静地对他说,“我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微风又一次吹起,不知吹来了何处的花瓣,也吹散了两人的发丝。

        雷狮松开扶着天台栏杆的手,走向安迷修“怎么样?答应吗?”他邪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安迷修抬头注视着雷狮紫色的眼睛,心想:自己,大概早就栽在这了。

      他踮起脚尖,将唇覆在雷狮的唇上“明知故问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今天,是一个有颜色的太阳呐。”



       (这里说明一下,我的手机经常会被没收了,大多手时间更不了不好意思,不过期中考考完以后应该会有时间更了)

下章就改题目了哦!
记得别看错:)
以后会涉及卡埃,注意避雷

这是假车🌚别抱太大希望?
其实我只是没想码后续而已(??
骚气?
(PS神助攻:魏无羡)
看看以后有没有时间继续码??

噗嗤🌚
情人节后我们基佬赛🌚
群员日常搞事
你们赵云都这样滴嘛?
其他都是受打攻就我是被赵云打🌚
信白可秀了,刘邦越塔过来找张良

【雷安+凯柠】安哥:这是套路

      “我已经追踪他很久了,”树上,雷狮的眼眸划过安迷修的住处“凯莉,”“呵!还是要靠本小姐呐。别忘了我说的话,把安莉洁叫出来,否则…”“我知道,你也最好记着我说的话。”凯莉看了一眼雷狮,他们一起跳下树,凯莉在雷狮手臂上用星月刃划了一下,顿时鲜血溢出。

       走向安迷修的家门口“喂!安迷修,快开门!”凯莉让雷狮趴在自己肩上,安迷修打开了门“啊,凯莉小姐有事。。恶党!你为什么会来这里?”安迷修瞬间手握凝晶和流炎,面色警惕的看着雷狮“别这么凶啊,安迷修,我可是伤员。还不快让我进去?”“啊?哦。”安迷修这才收起双剑“安莉洁!帮我把雷狮扶进屋里去。”“噢,好的,哥哥”安莉洁从自己的卧室里走出,穿着天蓝色的柠檬睡衣,头发还有点乱,看得出是急忙走出来的。“为什么你不扶我?”雷狮皱了皱眉头“啊?在下为什么要扶恶党?”“哎呀!嘶。。好疼啊。看来我也受伤了”凯莉见安莉洁要扶着雷狮急忙用自己的飞镖在身上划了一下,但伤口很浅,只留下几丝血“安莉洁你来扶我吧!本小姐可不要什么骑士来扶”“凯莉小姐Q_Q。”

       雷狮直接瘫在安迷修身上“呐,安迷修,现在就你能来扶我了吧?”“哼,恶党就是恶党!在下只是在履行骑士道而已!”雷狮笑了笑“是是是,我可爱的骑士先生。”

      安莉洁把凯莉扶到自己的卧室,“我说安莉洁,要不要帮我占卜一下?我觉得最近运气可真是差呢。”“唔,好哇!”安莉洁歪头眨了眨眼,笑着答应了。此时凯莉内心:woc这tm是天使啊!我凯莉的眼光果然没错!安迷修,从此以后我就是你妹夫!
  
      “恶党你为什么这么重啊!”“怎么了?我们光明正大的骑士大人不想帮助人了?”安迷修想转头瞪雷狮一眼,结果他看见了雷狮一双紫色眼眸正盯着他看,一时间,四目对视,安迷修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。“安迷修,我说你的脸怎么红了啊?你不会。。”雷狮凑到安迷修耳边小声说“喜欢我吧?”“不可能!在下性取向绝对是正常的!只、只是你的眼睛太好看了而已!”“噗。”真可爱。

     “在下已经帮你包扎好了,你可以叫你的那群海盗团过来接你了。”“但是…我觉得这里好像更有意思啊。”雷狮从后方搂住安迷修的腰在他的耳边吹气“你!”安迷修反弹搬地挣扎开雷狮的怀抱“你不要挑战在下的耐心!在下出去会儿,你现在这休息下吧。”

     等安迷修一走,卡米尔还有海盗团的人就都出来了“大哥,”“我记得安迷修喜欢吃面包对吧?”雷狮手托着腮思考着“是的,”“叫佩利去帮我把超市的面包全包了,哦对了,要用他自己的积分。”“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 “凯莉?”“啊,嗯?”正在超认真地盯着安莉洁脸的凯莉急忙回应。“为什么总觉得你好像心不在焉呀?”“哪有啊?快,看看我最近的运气怎么样啊?”“唔,打赌哇?”安莉洁咬着自己的食指,眼里一片单纯的绿色“赌什么?”“我赌你最近肯定会走桃花运的,而且这个人还离你非常近哦!”安莉洁郑重地对着凯莉说,“噗嗤,好啊,我们赌吧。我输了我就把我的棒棒糖给你,你输了的话。。我再想想好了。”“嗯!”

     “雷狮,我回来了。你没做坏事吧?”没有回应,安迷修觉得不对劲,冲去房间一看:床上的雷狮睡着了,睫毛微微颤抖,伤口已经止住了血,给安迷修一种这不是雷狮而是一只猫的感觉。鬼迷心窍般地,安迷修伸出了手,轻轻地摸着雷狮的睫毛:他睡着了真的好安静啊,还有点。。可爱?如果不是他平时作恶多端想必会有很多人喜欢他的吧?唔,就、就亲一下吧!想着,安迷修已经亲上雷狮的脸了,没等安迷修退回雷狮就睁开了眼睛“竟然偷袭啊,安迷修”“哎?!”当安迷修反应过来已经被雷狮翻过身压在身下,“怎么?不继续了?我可还没同意啊。”“你!”安迷修气的脸都红了“这表情真不错,不愧是本大爷追踪了那么久的人,”“什么?你…!”雷狮撕开安迷修的衬衫低下头在安迷修耳边小声说“你最好还有一件干净的衬衫。”

       凯莉表示他们成年人就是刺激,而自己面前的这个“天使”就单纯得多了,还好自己即使捂住了安莉洁的耳朵“咦?为什么你的桃花还不到啊?”“那打赌就是我赢咯?惩罚的话。。你亲我一口吧”凯莉笑得一脸天真“咦?那好吧。。”安莉洁红着脸在凯莉脸上如蜻蜓点水一般地蹭过“这还差不多,你看时间还有这么多,不如我们睡会吧?”“好呀好呀!安莉洁也困了呢。”

      后来的卡米尔看见并忽视了这一切:我现在只想抱着我家埃米好好缓缓。
      事后雷狮表示:谢谢大家的助攻!本大爷已经娶了安迷修!
      (哈哈哈哈不知道是什么沙雕玩意。车是什么?不存在的🌚 @阿惠 快夸我!我终于在情人节前码完了)